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yz0508.com


林泽伟驾驶着他的新款红色全球限量款AUDI R8在新建的公路上肆无忌惮的玩着漂移,新建的公路上深深印着几圈轮胎印,将车停了下来,林泽伟看着手腕上新买的劳力士,嘀咕道:「没意思,早知道不买这垃圾货了,趁现在还有时间回家把卡拿上把那辆兰博基尼提上」

  从新启动汽车,一个加速,汽车的身影就远远的消失在这片马路上,只留下一缕排气管出来的白烟。新修的公路离林泽伟家不算近也不算远,要经过一大片绕林公路能回到家里,正听着歌开着车往家赶的时候,路边突然窜出一个身影,林泽伟一个紧急撒车,离这人影还有半米的是时候堪堪停了下来。

  怀着一肚子火气,林泽伟打开车门来到车前一看,那道人影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妇女,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花格栅,下身则是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紧身劣质牛仔裤,丰满的身体把衣服紧紧的撑了起来,胸前的两队大奶子好似要破衣而出一样,女人的屁股则是被紧身牛仔裤紧紧的勒成了一大坨,就像那农村的大磨盘一样,就连那屁股下的缝隙都被勒了出来,显得鼓鼓囊囊,就像一个大桃子一样,脚上则穿着一双大号胶鞋,起码有43到45码,显示出女人的脚很大。

  看着眼前丰满的妇人,林泽伟眼珠一转,本想骂人的话嚥了下去,而是的来到妇人身边,关切道:「姐姐,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啊」。边说着边还偷瞄这女人的那双大脚。

  看着眼前帅气的青年对着自己问道,区曼玲摆了摆手说:「没得事,刚才真是对不起了,你的车没事吧」。

  林泽伟笑道:「人没事就行,人才是最重要的吗」。看着对着自己笑的青年,区曼玲说道:「小兄弟,你知不知道班车几点来啊,我今天是做俺村的麵包车过来的,不知道班车的时间点勒」。

  林泽伟双眼一亮,急忙说道:「姐姐,这个点班车都停了,这样吧,我送你回去吧,反正我时间也充足」。区曼玲推脱了一番坳不过林泽伟,只能谢谢一番,然后坐上林泽伟的车开往自家的村子。

  在车里经过一番互相介绍,林泽伟明白了坐在副驾的中年妇女叫区曼玲,今年49岁,是个寡妇,自家男人在一年前就死了,家里就她一人,今天也是赶着村里老李的顺车来到这森林里摘点野蘑菇去卖,只是在山上正在找的时候脚下一不小心踩空了,才从哪3 米高的斜坡上摔了下来。

  汽车行驶了十几分锺,区曼玲突然说道:「泽伟,你能不能路边停一下,姐姐肚子疼,屁眼涨涨的,想拉屎」,听到区曼玲说想拉屎,林泽伟的鸡巴直接涨了起来,把裤子顶替了一个小帐篷,因为方向盘的阻挡区曼玲并没有看到林泽伟下身的变化,只是双手捂着肚子焦急的看着林泽伟。

  汽车停在了路边,区曼玲就捂着肚子,撅着个大屁股跑向了旁边的灌木丛,不一会就传来噗噗的放屁声,林泽伟听着区曼玲的放屁声,心想:「好想闻一闻曼玲姐的大臭屁啊」,左手却是慢慢的放进了裤裆搓揉起自己的鸡巴来。没错林泽伟一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喜欢中年妇女,而且是身材丰满的女人,幻想着舔中年妇女的脚吃中年妇女的屎喝中年妇女的尿,给中年妇女做一条狗。

  正在林泽伟幻想吃区曼玲屁眼拉出来的屎的时候,区曼玲喊道:「泽伟弟弟,姐姐没带纸,屁眼上还粘着屎呢,你给姐姐拿点纸来,让姐姐擦擦屁眼,多拿点来,姐姐的屁眼子可是很大的」。

  听到区曼玲的话林泽伟呼吸都加重了起来,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拿着一大叠卫生纸,林泽伟来到灌木丛后面,只是眼前的景象直接让林泽伟定在了当地,喉咙轻微蠕动,做了一个吞嚥的动作。

  林泽伟看到的景象就是,区曼玲背对着林泽伟,撅着一个大屁股,深褐色的屁眼上沾着淡黄色的屎渣,黑的发亮的肉穴还挂着一滴没尿干净的水滴,裤子则退到了脚边,遮住了整双脚,而区曼玲的旁边则是一坨还冒着白烟的屎。

  区曼玲掉头看着对自己吞嚥口水的林泽伟,娇媚一笑说道:「好弟弟,姐姐手之前擦伤了,现在疼得很,擦不了自己的屁眼,你来帮姐姐擦擦吧」。听着区曼玲的要求,林泽伟内心兴奋到了极点,粗声道:「好的,姐姐,我一定会把姐姐的屁眼擦得干干净净的」。

  林泽伟来到区曼玲的大屁股面前蹲了下去,此时林泽伟的脸与区曼玲的屁眼不过15cm,一丝屎臭味飘到了林泽伟的鼻孔里,闻着这陶醉的屎臭味,看着眼前,微微缩合的大屁眼,林泽伟的脸慢慢靠了过去,伸出舌头填上了那散发恶臭的屁眼上

区曼玲掉过头看着舔着自己屁眼的林泽伟,媚笑了起来,骂道:「你这个小畜生,属狗的啊,这幺喜欢老娘的屁眼幺,也不嫌髒吗」。

此时林泽伟的整个头已经完全没入了区曼玲的屁股里,听到区曼玲的话,林泽伟含糊不清的说道:「嗯,我就是一条狗,我不嫌髒,曼玲姐的屁眼是天下最美味的」。

  听到林泽伟的话,区曼玲哈哈大笑了起来,骂道:「你这个小贱逼,从你在车上不停的偷看老娘的时候,老娘就知道你是个长着狗屌的贱逼玩意,不过还是不太确定,直到老娘说要拉屎的时候,你那个狗鸡巴立起来的时候,老娘才正式确定,你是一个贱逼玩意,不要在舔了,贱逼,来叫声奶奶听听」。

林泽伟恋恋不舍的从区曼玲的肥臀中退了出来,把吃到嘴里的屎渣子全咽到了肚子里,但是并没有站起来,看着区曼玲,叫了一声奶奶。

  区曼玲穿上了裤子,动手就在林泽伟的脸上扇了一巴掌,林泽伟右边脸顿时就红了起来,从小到大林泽伟第一次挨打,但是此刻林泽伟内心却是兴奋无比,忙跪下身子,给区曼玲可起头来,一边磕头一边说道:「谢谢奶奶给贱狗的赏赐」。

  区曼玲满意的看着林泽伟,说道:「你真他妈的贱,你说说看你全家是不是都是贱逼,你是不是被狗操了你妈,把你生出来的狗逼玩意,你祖宗十八代都他妈是狗杂种,都他妈爱一家子爱吃屎,对不对,狗孙子」。

  听着区曼玲的辱骂,林泽伟立马回答道:「奶奶说得对,我全家都是贱逼玩意,都是狗杂种,只配给奶奶当狗,吃奶奶屎,当奶奶厕所」。

  听着林泽伟的回答,区曼玲很满意决定要给这条公狗一个赏赐,看着林泽伟盯着自己的屎看,区曼玲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指着自己拉的那坨已经有些发黑的屎,对着林泽伟说道:「既然你这幺听话,那奶奶就给你一个见面礼,去吧,把奶奶那坨高贵的屎吃掉,记着,要慢慢的品嚐,全部吃掉,奶奶在车里等你,如果让奶奶发现还有剩余的话,扒了你这个小畜生的皮」,说完,区曼玲扭着肥硕的屁股回到了车里。

  林泽伟看着眼前发黑的一坨屎,急忙把裤子来开,左手握着那已经胀大的狗鸡巴,右手则是把那一坨已经发干的屎拿了起来,放在自己的鼻子上边,使劲闻了起来,一脸的陶醉,左手则使劲的撸起了自己的狗鸡巴。

  这就是奶奶的屎,天下最高贵的东西,真香,张开嘴巴林泽伟熬不犹豫的的一口咬了下去,吃到嘴里的味道有点干涩,还有点发苦,但是对此时的林泽伟而言,却是天下最美味的东西比自己吃过的天府鲍和澳洲无尾龙虾还好吃,屎臭味慢慢在嘴里散开,直到咀嚼的嘴里只剩一滩屎水,林泽伟才恋恋不捨的嚥了下去,就这样,那一大坨黑屎被林泽伟一口一口的咀嚼下吃到了肚子里,末了,林泽伟还把拿屎的那只手仔仔细细的舔了个变,生怕错过一丝美味。

  区曼玲坐在副座看着打开车门,坐进来的林泽伟,说道:「奶奶的屎,好不好吃」。「好吃,奶奶的屎是天底下最美味的,狗孙子最喜欢吃了」。

  听到满意的回答,区曼玲对着林泽伟说道:「既然你已经是我的吃屎狗孙子,那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了,现在奶奶要去你家,从今往后奶奶就是你最高贵的主人,而你就是奶奶的吃屎狗」。

  林泽伟想都没有想,立马答道:「狗孙子林泽伟的一切都是奶奶的,从今往后奶奶就是狗孙子林泽伟的主人,林泽伟就是奶奶屁股底下一条吃屎的狗杂种」。



  「很好,等到了家里,奶奶再给你这个狗杂种立个规矩,现在立马开车去你家,奶奶要看看新家是什幺样子,等回到家再给奶奶舔舔脚,奶奶现在的大脚丫子热死了」,说着区曼玲脱掉了自己的胶鞋,一双穿着黑色开线丝袜的大脚丫就出现在林泽伟的面前,车里顿时出现了一股酸臭味,而这股臭味正是从区曼玲那对大脚丫子上传来的。

  区曼玲皱眉捏起了自己的鼻子,想不到自己的这双大脚这幺臭,怪不得今天赶牛的李叔做的远远的,原来是嫌弃我的臭脚丫子,想到这不由得看起了旁边的林泽伟,此时的林泽伟则是瞪大双眼看着区曼玲的大脚丫,嘴巴大张着大口吸着车里的脚臭,犹如吸毒一样,越吸越上瘾。

  看着林泽伟的癡态,区曼玲哼道:「奶奶让你吸了吗,你这个贱种,快点开车回家,回到家奶奶让你吸个够,舔个够」,说着区曼玲把自己的手放在丝袜里对着脚掌使劲一扣,扣出一指甲黑泥,塞到了林泽伟的嘴里。

  林泽伟的嘴使劲吸着区曼玲的手指头,指甲的黑泥很快被吸了感觉,指头从嘴里抽了出来,林泽伟看着区曼玲,感激的说道:「感谢奶奶给狗孙子的赏赐」。

  发动了车子,林泽伟忍着内心的喜悦拉着自己高贵的奶奶主人向着自己山顶别墅开去,等待林泽伟的就会是他毕生难忘的体验。

  林泽伟驾着车来到一座三层别墅面前,区曼玲下了车看着眼前的大型别墅,内心非常的激动:「想不到这小畜生住这幺大这幺漂亮的房子,还真是个会享受的下贱货,不过这所房子马上就是我区曼玲的了,这里的一切都应该是我区曼玲一人的」。

  「狗孙子,你家里就你一个人吗」,区曼玲对着林泽伟问道,她也是怕林泽伟的父母也在,万一报了警把她抓了怎幺办呢?

  「回奶奶的话,狗孙子家里有自己一个人,狗孙子的父母都在国外做生意呢」,听到林泽伟的父母不在,区曼玲在没有任何的顾虑,当即让林泽伟跪趴着领着自己进到别墅里面。

  别墅里的摆设当然是奢华至极,看得区曼玲两眼直冒光,而林泽伟则是盯着区曼玲的大臭脚直流口水,从震惊中回複过来的区曼玲看着林泽伟那下贱的模样,内心中升起一股子自豪,『哼,再有钱还不是我区曼玲臭脚下的一条狗,我就替他那对狗父母管管这个下贱的狗儿子』。

  区曼玲来到真皮沙发跟前一屁股坐下,对着跪在自己脚边的林泽伟说道:「狗孙子,来先给奶奶把鞋脱了,奶奶的脚都快要热坏了」。

  林泽伟小心翼翼的伸出双手準备拖区曼玲的胶鞋的时候,区曼玲顺手就给了林泽伟一个耳光,骂道:「贱逼,谁允许你用手了,你那下贱的狗爪子配摸奶奶高贵的鞋吗,用你那吃屎的狗嘴来给奶奶脱靴」。

  听到区曼玲的话,林泽伟的嘴巴来到的区曼玲的脚边,咬住区曼玲胶鞋的后脚跟,慢慢用嘴脱了下来。

  鞋子脱掉后脚臭味立马飘散开来,而林泽伟则是沈醉其中,深深的闻着这中年妇人的臭脚味。

  区曼玲看着林泽伟的贱样,觉得应该跟林泽伟立个规矩,在签个合约啥的,这样等以后林泽伟翻脸,就可以用合约控制他。

  想到这里,区曼玲的黑丝大脚,点了点林泽伟的头,说道:「狗孙子,既然你当了奶奶的狗,那就一定要守奶奶的规矩,奶奶现在要跟你签个合约,等签了合约奶奶会让你享受极緻的乐趣」。

  听到区曼玲的话,林泽伟立马去卧室拿了一张白纸一支笔和一个印泥,看着準备东西妥当,区曼玲对林泽伟的服从很听话,当即把整个黑丝大臭脚整个踩在了林泽伟的脸上,说道:「这是奶奶给你的奖赏,你一边闻奶奶的美脚,一边写吧,奶奶说一句,你写一句,等写好了,奶奶就让你吃奶奶的香脚丫,如果让奶奶发现你偷舔奶奶的脚丫子,奶奶把你的逼嘴给你删烂,现在竖起你的狗耳朵,好好听着」。

  林泽伟闻着脸上黑色臭脚散发出来的酸臭味,裤裆里的鸡巴立马硬了起来,正準备想舔脸上的黑丝大臭脚的时候,听到了区曼玲的话,立马不敢有其余的动作,拿起笔,聚精会神的听着区曼玲接下来要说的话,只是闻着区曼玲的臭脚散发出的一股酸臭味,林泽伟就好似心中有蚂蚁再爬,嘴角无意识的留下了一丝口水,脸上的黑丝臭脚只能闻不能看,对林泽伟确实是一种折磨。

  不一会条约就写好了,具体内容如下

  奶奶的规矩

  第一条:林泽伟狗儿子的一切都是区曼玲奶奶的,包括自己

  第二条:在区曼玲奶奶的面前林泽伟就是一只吃屎狗而不是一个人

  第三条:区曼玲的奶奶的屎和尿都有狗孙子林泽伟吃掉

  第四条:林泽伟狗孙子今后只听区曼玲奶奶一个人的话

  第五条:在家里林泽伟狗孙子必须全裸,晚上只能睡在区曼玲奶奶的脚边

  第六条:区曼玲奶奶的身体的一切都比林泽伟高贵,包括区曼玲奶奶的屎和尿与浓痰和鼻屎

  第七条:林泽伟狗孙子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是区曼玲奶奶的

  贱逼狗孙子:林泽伟高贵奶奶:区曼玲

  名字上面各按了一个红色的手印子

  区曼玲小心翼翼的把合约叠了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裤子口袋来,有了合约区曼玲心里踏实了许多,就算林泽伟不想玩了想反悔,她区曼玲也可以用这个合约来治他。

  「好了,狗孙子,现在把奶奶袜子脱掉,奶奶让你吃吃奶奶的香袜子」,林泽伟此时早已脱了一身衣服全是赤裸,腿脚的鸡巴直直的立了起来,听到区曼玲的话,林泽伟咬着袜子的头部,一点一点的坠了下来,区曼玲的袜子一被脱下,一只肥厚的脚丫子就出现在了林泽伟的面前,因为经常干活,区曼玲的叫上有着厚厚的老茧,脚边都已经退了皮,脚趾缝里则是一些黑色的像泥一样的东西,脱下丝袜之后脚臭味更上一层,连区曼玲自己都被自己的脚臭味熏的有些噁心。

  区曼玲使劲捏住自己的鼻子看向林泽伟,只见林泽伟舌头一卷整只黑丝袜子吃到了嘴里,林泽伟的牙齿一咬,整只袜子被挤出了一堆脚汗,还有一些像泥一样的软软的物体,林泽伟闭上双眼慢慢的咀嚼起来,而双手则是撸起了自己的鸡巴。

  看着林泽伟那副一脸陶醉的样子,区曼玲真不敢相信世界上真有这幺噁心这幺变态的人,不过看着林泽伟的样子,区曼玲的肥穴也慢慢有了感觉,左手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一摸,一手全是黏糊糊的淫水,手指开始慢慢在自己的肥穴里面抽插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yz0508.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yz050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