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yz0508.com



大姐陈文芸她今年25,大我一岁,虽然她年纪尚轻,她已经是一间大公司的总经理了。她可算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女强人,她的冷静与理智和她处理事情的果决,可是很多男人都遥不可及的;而且她有一副令所有男人为之颠倒的面容与身材,169的身高、挺立而圆滚的44F胸部、轻盈的23小蛮腰,尤其是她超短迷你裙 下高翘的35美臀更是让人想入非非。

只是她总是喜欢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令人看得就讨厌,连陈习凯这个弟弟都畏惧她的威严三分,要不是因为她让陈习凯在公司当个主任级的干部,陈习凯还真的不想甩她,不过看在优厚薪水的份上,就算她过分了点陈习凯也只有摸摸鼻子了。

不过说真的,每次看到她在开会或者训话甚至是发飙,陈习凯心裏都会想:不也是个女人嘛,如果让我逮到机会的话,一定干得你叫爽又叫哥哥。

今天接到父亲的信息,原来是母亲在国外的分公司要成立,要父亲陪她到国外的分公司去走一趟,所以父亲他要陈习凯搬回家去住,因为他们出国后家裏只剩下大姐一人在家,母亲又不放心,深怕家裏没有男人,万一她儿子出了什麽事情的话也好有个照应,陈习凯当然是很快的答应了这事,因为陈习凯将可跟他梦寐以求的大姐同居 了。

计划刚下班回到了家裏,心情异常的兴奋,因为今天是陈习凯搬来与大姐同居的第一天。陈习凯回房间拿了换洗用具到浴室去淋浴,一进浴室陈习凯东看西看的,并没有看到想要找的东西,以为会发现大姐换洗的内衣裤的,心裏感到些许的失望。

洗完澡后陈习凯就到客厅去看电视,看着看着,大姐也回来了,她一进客厅看了陈习凯一下,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买了一些东西,过来一起吃吧。”说完便走向餐桌,陈习凯点着头回应着大姐。

在用餐的过程中,俩总是不发一语,终于陈习凯打破沈默,微笑着说:“大姐,你好漂亮喔!”公司有很多男同事都很喜欢你的说。”大姐依然不发一语的继续用餐。陈习凯心想:你屌什麽屌?老是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早晚让你栽在我手上!心裏计划着如何驯服这匹野马。

想着想着,大姐已经用餐完毕起身走向房间去了。过没多久,大姐带着换洗衣物準备淋浴去了,这时候各位网友一定想着说陈习凯会去偷窥吧?跟大家说,陈习凯并 没有,因为陈习凯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陈习凯要为以后的计划出去买点道具,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大姐已经在浴室淋浴了,陈习凯大声的向浴室喊道:“大姐,我出 去买个东西喔!”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翌日早上,大姐出门去上班了,陈习凯兴奋地拿出昨天偷偷带出去请锁匠帮複制的钥匙,大大方方的打开了大姐的房间,然后把昨天买的针孔摄影机偷偷的安装上去。装好之后陈习凯兴奋地想走出房间时,意外的竟发现了在化装台旁边的内裤,陈习凯伸手去捡起来看了一下,难怪那天陈习凯在浴室找不到大姐换洗的内衣裤,原来她 都丢在房间啊,也许是怕让陈习凯看到吧!

陈习凯一边手淫,一边将大姐的三角裤凑在鼻边及鸡巴上簔磨,幻想着大姐的阴唇贴着陈习凯鸡巴在簔磨,由于太过兴奋,没有两下陈习凯就把精子给射在大姐的三角 裤上。为了怕被发现,陈习凯把上面的精液给擦拭干净后再放回原地,然后陆续到浴室以及客厅安装其余的两部针孔,準备的工作都差不多了,再来就是等着看好戏。

晚上七点,陈习凯洗完澡在客厅看着电视,大姐刚好回来,她连看陈习凯都不看的就进房间去了,简直把陈习凯当作空气。于是陈习凯马上回到房间把监视系统打开,看 到大姐大姐正解开了胸罩,她那引人遐思的乳房,圆滚而坚挺,红豆般大小的粉红色乳头像是再向陈习凯招手一般,看到这裏,陈习凯裤裆裏的小弟弟已经怒张跋扈的举 起来了。

接下来大姐更脱下了她那最后的防线,大姐的阴毛非常稀疏,而且长得很有型,应该是有修饰过吧!大姐随手把内裤往化妆台旁的地上一丢,套上一件宽大的T恤走出房门,天啊!大姐的T恤裏面什麽都没有。大姐走出房门后直接往浴室进去,原来大姐为了怕内衣裤丢在浴室被陈习凯发现,在要进浴室之前就把内衣裤先脱下 来丢在房裏啊。

陈习凯在房间裏看着监视系统裏的大姐淋浴,越看越是兴奋,真想马上沖进浴室去上了大姐。洗完澡后大姐从浴室出来,这时候陈习凯早就在客厅等着大姐了,陈习凯 看大姐一走出来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拉着她的手往客厅的椅子上坐,没等她开口陈习凯就先说了:“大姐,一起来看片吧,这是我今天去租的,很好看的。”

陈习凯顺 便倒了一杯饮料递给大姐(想也知道这杯饮料已经被陈习凯动过手脚了):“大姐,喝杯饮料吧!”大姐一脸茫然的看着陈习凯,陈习凯怕大姐有所怀疑,所以便转移她的 注意力,说:“大姐,我知道平时我在公司表现不是很好,但是希望大姐能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做给大姐看的。”

大姐听陈习凯这麽一说,喝了一口饮料,然后 一副正经八百的对陈习凯说:“在公司大姐也不想对你严苛,只是你是我弟弟,做得好是理所当然,做不好的话你叫大姐大姐的面子往哪摆?毕竟大姐是总经理,总不 能包庇你吧!让你当上主任是因为你是我的弟弟,希望你真的能好好表现,不要丢了大姐的面子。”平时她根本不跟陈习凯说话的,这次一说教就说了半个多锺头。

陈 习凯频频点头说:“是的,大姐,我一定不会让你丢脸的。”这个时候,陈习凯又倒了第二杯饮料递给大姐,陈习凯说:“大姐,我是找你一起来看片子的,别一直说教 吧,况且现在是在家裏。”大姐拿起饮料又喝了几口,陈习凯说:“大姐,陪我一起看片吧,难得大姐有时间陪我,好吗?”大姐还是一副很威严的说:“嗯,就陪你 看完这部片子吧,看完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班。”陈习凯给予大姐一个微笑,然后把录象带放下去。

大姐可能已经忘了她还没回房间去穿上内衣裤吧,其实陈习凯早就準备好了,在电视的旁边有一面镜子,镜子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大姐最神秘的三角地带。

大约过了半个锺头吧,大姐一直在变换着坐姿,陈习凯想应该是药效开始发作了吧,大姐的脚一直再左右交换交叉,陈习凯看着大姐问道:“大姐,身体不舒服吗?要我带你去给医生看吗?”大姐还是一副威严的模样说:“没事的。”不过陈习凯看得出来她肯定很难过。

陈习凯看着镜子裏面大姐的双脚在变换交叉着,汗水湿透了大姐的T恤,隐约看到大姐的乳头从衣服上面映了出来,陈习凯看也差不多了,就跟大姐说:“大姐,我 看如果你不舒服先去睡觉吧,我也困了,我们都先去睡吧,明天回来在看好吗?”大姐简单的回了一个字:“嗯。”陈习凯跟大姐道声晚安后就回房间去了。

陈习凯一回房马上打开监视器,看到大姐进入浴室急忙的拉起了T恤,坐在马桶上,马上传来的是一阵尿液的沖击声,从画面上看得出来大姐在享受那尿液从阴道 沖击出来的快感。这时候大姐拿着卫生纸擦向她的阴户,一下又一下的擦拭,好像擦拭不完的样子,不,大姐是在享受卫生纸擦拭阴唇的快感。

大姐把卫生纸给丢了,左手抚摸起自己的胸部,右手手指则在她最神秘的地方抚摸着,陈习凯胸有成竹地看着监视系统裏的大姐,呵呵,女人终究是女人,刚才在陈习凯面前还一副威严的样子,想不到现在却一个人在浴室自慰了起来。

大姐由于药效发作的关係,独自在浴室享受着自慰所带来的快感,而陈习凯盯着监视系统,也正準备着第二波的行动。陈习凯拿起了手机拨着大姐房间 的专机号码,正在享受自慰快感的大姐突然被突如其来的声响给拉回了现实,大姐的专机大多都是用来联络生意用的,所以再怎样她一定会放弃现在的动作去接的。

大姐带点兴奋的余韵跑回房间接起了:“喂!你好,我是陈文芸,请问哪位?”陈习凯把声音压低的说:“文芸吗?”陈习凯从监视系统上看着大姐的一举一动。

“嗯,我是文芸,你是……”“我是一个非常仰幕你的人。”大姐有点不耐烦的说了:“先生,如果有事的话请你快说好吗?我想要休息了。”“先听我说,你知道你是很多男人心目中的性幻想对象吗?我常幻想着抚摸你白皙的肌肤,抚摸你……”还没说完,大姐就挂断了。

陈习凯再次拨了号码,大姐又接起了,陈习凯说:“文芸,别挂我啊,我幻想着和你做爱的情景……”“你再打来的话我就报警了!”大姐再次挂断。

陈习凯知道她不会把拿起来的,因为这电话是公事上重要的联络电话,陈习凯再拨打了进去,大姐不耐烦的接了起来说:“你到底想怎样?”陈习凯不理会她,继续的说着:“你知道吗?我现在边跟你说电话,边揉搓着我的肉棒,那种感觉好舒服。我在想着你光着身子的模样,一边想一边打手枪,很过瘾的。”大姐没再说话了,只见到她专注地拿着话筒默默不语。

“我幻想我正抚摸着你圆滚而坚挺的胸部,我的双手贴上了你那丰满又富有弹性的乳房,我小心翼翼地揉搓着、搓着、搓着……你那红豆般的粉红色乳头已经挺立起来了,我的手指适中地捏玩着你那已经挺立起的浅粉红乳头,我时而小力、时而大力的捏着……”陈习凯隐约已经听到大姐急促的呼吸声

陈习凯边说电话,边注意 监视系统上大姐的一举一动:“文芸,你是不是感到很兴奋啊?”大姐并没有回应,还是一样拿着话筒默默不语,从监视系统上面,陈习凯看到大姐的双脚一直再交互的簔磨(大姐平常自视甚高,很少跟男人交往的,性生活少的她,平时也只好靠着工作的忙碌来沖淡她对性的沖动)。

“你是不是有种想自慰的沖动啊?想的话就做吧,你旁边应该没人吧?大胆地去做吧。先轻轻地揉搓你自己的胸部,没人会看见的,你可以幻想着我在爱抚你,被一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抚摸着你的全身。”大姐虽然还是默默不语,但是从监视器上面陈习凯看到大姐已经开始有动作了,她左手拿着电话,右手已经下意识地抚摸 着自己的胸部。

见到机不可失,陈习凯当然继续说着一些挑起大姐情欲的字语,只见大姐由抚摸渐渐转为搓揉,而乳头也已经兴奋的挺立起来,大姐的手指正绕着乳头 的周围骚动着,还不时的去揉捏乳头。

陈习凯灵机一动,又说了:“文芸,张开你的双脚,我要抚摸你的阴唇,亲吻你那美丽的阴唇。”大姐在下意识的驱使之下慢慢地张开了双腿,陈习凯清楚的看到大姐大姐稀疏的阴毛下已经泛滥成灾,湿了一大片。

“文芸,把三角裤脱了,我要亲吻你美丽的阴唇。”(虽然我知道大姐没穿内裤,但也是要假装一下。)大姐还是一样不发一语,尽管她已经兴奋到如此程度。

“文芸,说话好吗?我想听你的声音,听着你的声音,会让我很兴奋的。好吗?”大姐终于打破沈默免强的挤出一个字:“嗯。”“你内裤脱下了吗?”“脱了。”大姐简单扼要的回了陈习凯这两个字,真是太兴奋了!

“那你慢慢地张开双腿,让我好好的爱你、亲吻你。”

“嗯。”大姐还是简单的回了一个字,不过这已经叫陈习凯兴奋不已了。

此时大姐早已将电话设定成扩音模式,左手揉搓着胸部,右手则摸索着她神秘的三角地带。陈习凯把监视器放大特写出大姐的下体,大姐的阴户非常的肥嫩,色泽浅粉带红的,大腿根处更是白皙,小小的阴唇上面沾满了大姐的淫液,还反射出点点的微光,真是叫人兴奋。

大姐的中指轻轻的抚摸着阴核上方,慢慢的画着圆圈,速度也越来越快。

“文芸,你现在正在抚摸哪裏?”“下……下面。”“你的手指有进去吗?”“没……有……”“把手指放进去,幻想是我的手指在你的身体进出。”大姐听完后,便慢慢把中指放在阴道口上簔磨,然后小心翼翼地插了进去,“啊……”在手指头的第一节进入道阴道裏面,大姐下意识地发出了声音。

“文芸,张开你的双腿靠近话筒,然后再慢慢地抽插,我要听听你下面的声音。”大姐左手拿起电话放到阴户的前面,右手的中指继续不断地进入,此时美丽的阴户涌出大量的淫液,包围了整个阴户,使整个阴户变得模糊淫湿,大姐的中指也开始慢慢地抽插着,话筒传来中指与阴唇插撞的淫靡声:“啾……啾……”

大姐抽 插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大,更开始忘情地摆动她的丰臀配合着手指的抽插,连无名指也加入了战局,两根手指在阴户理面进进出出的,“啾……啾……”但大姐 好像还不满足似的用左手拇指把阴蒂的包皮翻开,中指的指腹搓揉着她最敏感的阴蒂,在规则的搓揉之下,阴蒂也涨大了。

大姐不停抽插着阴户与搓揉着阴蒂,两只手忙得不可开交,屁股也配合着手指的抽插晃动得越来越厉害,虽然都已经兴奋成这样了,但是大姐还是强忍着声音。

“文芸,你是不是想要有个东西来填满你的阴户?”“嗯……”“你家裏有红酒吗?”(大姐一向有喝红酒的习惯。)“嗯,有。”“你去拿一瓶红酒来。”“嗯。”大姐停止了动作,把手指从阴道裏面拔了出来,“嗯……”手指离开那美丽阴户的同时也牵出了丝丝的爱液。

大姐站了起来,走出房间往冰箱去拿了一瓶红酒,快乐的泉源不断地从阴道往大腿流了下来,还有些许的爱液滴落在地闆上面。

“我拿来了。”“把它打开。”陈习凯说道。

“嗯。打开了,再来呢?”“把瓶口往阴道裏面插进去。”“这……”大姐明显有些许的不愿意。

“快插进去,会很快乐的,真的,慢慢把她放进去。快!”陈习凯催促着说。

“嗯。”大姐饮了几口红酒,然后把瓶口往自己的阴户慢慢地簔磨着,冰凉的红酒瓶碰着了那美丽的阴道口,浅粉红的阴唇颤抖着,好像既期待又害怕的样子。

瓶口慢慢的没入了美丽的阴道口裏,“嗯……”大姐颤抖地发出了兴奋的声音。

“插进去了吗?”“插进去了。”“有什麽感觉?”“很冰……很……凉……”“现在你慢慢的抽插,幻想着我的肉棒在你的肉穴中翻搅。”大姐两手拿着酒瓶 慢慢地做起了活塞运动,动作由浅至深、由慢至快,“嗯……呀……”大姐终于忍不住地发出了欢愉的声音。大姐开始下意识地扭动起她的臀部,嘴裏还不住的发出 欢愉哼声,阴户裏也开始大量地分泌出浓浓的淫液。

“舒服吗?”“嗯……舒服……”“你阴户裏面有什麽感觉呢?”“缩得好紧……好……舒服……”“喜欢这样的感觉吗?”“喜……欢……嗯……啊……” “那我以后每天都打给你好吗?”“嗯……好……好……”大姐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酒瓶的抽插也越来越快了,陈习凯感觉出大姐即将要高潮了。大姐开始疯狂地扭 动着肥臀,白嫩的屁股不停地加速摆动着,“啊……嗯……啊……”大姐终于开始忘情地呻吟起来。

“要高潮了吗?”“嗯……是……的……啊……”“那就让她出来吧!”“嗯……啊……舒服……好舒服……”大姐放纵地呻吟着,也加快了酒瓶的抽插动作,肥臀更是快速地挺向酒瓶,配合着酒瓶的抽插摆动着。

“啊……受不了了……我想要……出来了……嗯……好爽……好爽啊……我不行……了……”大姐疯狂地摆动着腰肢,头左右的往两边甩动,酒瓶与阴唇插撞的声响也越来越大,“啾……啾……啾……”大姐已经边临疯狂了。

陈习凯感觉手裏的肉棒也蓄势待发了,于是加速揉动着自己的肉棒,想跟大姐一起攀上高潮,“说,说你要我,说你要我插你。快!说你要我的肉棒,说!”陈习凯以命令的口吻说着。

“嗯……我要你……给我……把你的肉棒给我……我要你插我……啊……快插我……快……求你……我要洩了……啊……嗯……我要飞了……快……啊不行 了……嗯……啊……”大姐疯狂似的呻吟着,突然整个人弓起了腰,头往后一仰,“啊……嗯……出来了……”一声的喊叫,双脚间美丽的阴唇中喷洒出一道黄金色 的液体,“噗滋……噗……滋噗……”金黄色的液体由阴唇与瓶口边往四周喷洒而出,有如水舞般的奇景持续的在喷洒着,随着大姐尿液的喷洒,陈习凯也一股作气的将精子喷洒而出。

“嗯……啊……”呻吟声由强转弱,酒瓶还插在那美丽的阴道裏,尿液持续地喷洒了将近三十秒之久也停止了。平静之后传来的是大姐的喘息声,粉浅色的阴唇 还在微微颤抖着持续兴奋中,两片阴唇一张一合的在呼吸着,在两片阴唇的细缝中清楚的看到缓缓流出的淫液与尿液,浸湿了整片地闆,地闆上整滩的淫液与尿液, 掺杂的淫靡味道环绕着整个房间。(陈习凯当然是闻不到,这只是假想。

)此时的大姐还闭着双眼在享受那高潮后所带来的余韵,想不到如此高贵且高傲的大姐也有这 麽淫蕩的一面,根本无法想象她在公司那副威严的模样与刚刚那副淫蕩的画面,真叫人无法串连。陈习凯让大姐安静的享受那高潮后的余韵,看着她脸上还带着满足的 微笑呢!

大约过了十五分锺后,陈习凯说话了:“舒服吗?”

在余韵当中苏醒过来的大姐拿起了话筒,虚脱的回应道:“嗯,很舒服。”“

明天早上我会再打给你,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大姐轻声的回答:“嗯,好的。”

“早点睡吧,早上等我电话。”话说完陈习凯就把电话挂了。

大姐恍恍惚惚的挂了电话,也没有起来洗澡就昏昏睡着了。

翌日早上,陈习凯虚脱的爬了起来,整晚反複看着大姐昨晚的淫蕩录画,都不知道自己打了几枪了,没办法,大姐实在是太美了,昨天大姐高潮失禁的画面到现在还一直深映在陈习凯脑海裏面。

此时陈习凯望向监视器,看到大姐慵懒的拿着盥洗用具走向了浴室去做淋浴,趁着她洗澡的时候,陈习凯偷偷的跑到她的房间去。

房间门一开,一阵淫靡的腥味沖鼻而来,想必是昨天大姐的尿液与淫液掺杂的味道,看着大姐淩乱的房间与淫靡的腥臭味,内心裏又鼓起了一阵莫名的沖动,陈习凯弯下腰拿起了昨晚与大姐亲密过的红酒瓶,不自主的把鼻子靠上酒瓶去,一阵腥香的味道扑鼻而来,陈习凯伸出舌头舔着瓶口,然后仰起酒瓶,把掺杂着尿液与淫液的红酒一饮而尽,那味道真是说不出的 甜美,尤其是掺杂着如此美女淫液的红酒。为了怕被大姐发现,陈习凯把红酒瓶放回原地,小心翼翼的带上门把,走回房间去準备进行下一步计划。

没多久大姐洗完澡后从浴室回到了房间,开始整理头髮与服装。大约过了半个锺头,大姐也已经把服装仪容整理好了,看着美丽高贵的大姐又恢複了一副威严的样子,陈习凯心裏又萌起了想整她的慾望。

大姐把要带的东西都準备好后却迟迟没有出门,而且坐在床上好像再等待什麽似的。呵呵,没错,大姐一定是在等待着陈习凯的电话,陈习凯拿起了电话,拨着大姐的专机号码。

大姐匆忙的拿起了电话应声道:“喂,你好,我是文芸,请问哪位?”陈习凯一样以昨晚那低沈的声音回应大姐:“早安,亲爱的。”大姐并没有挂陈习凯电话,而且带点甜蜜的回了陈习凯一句:“你也早安。”此时陈习凯心中无比的兴奋,可见她多渴望接到陈习凯的电话。

“还不知道要怎麽称呼你?”大姐在询问陈习凯的名字,呵呵,她已经慢慢上鈎了。

“你暂时先称呼我哥哥吧,或叫我亲爱的也可以。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的。”大姐些许失望的又询问道:“我认识你吗?又或者你是我公司的职员?”

“我是你公司的职员,但是你不会记得我这微不足到的小职员的。”陈习凯回答道。

大姐有着些许着急的又追问道:“你是负责哪个部门的?”

“亲爱的,这不是重点,我说过,时候到了你自然会明白。”陈习凯以温柔的声音说着,“昨晚还快乐吧?”陈习凯问道。

大姐羞涩的回答道:“嗯。”

“今天还想要吗?”陈习凯追问道,大姐默默不语,没有回答。

“对了,昨晚说要送你礼物的,你到你家的门口外面,地上有个包裹,你把它拿进来,那是给你的。”“嗯,你等等。”大姐回答道。

很快的大姐拿了包裹回来,再度拿起话筒说道:“嗯,我拿进来了。”“把包裹打开,看看喜不喜欢?”大姐把包裹打了开来,“这……”大姐面有难色的看着东西。

“这是给你的惊喜,裏面有一支电动按摩棒跟跳跳蛋,还附带一个耳机。你先把耳机戴上,那只耳机能够直接与我对话,然后把那只跳跳蛋放进你的私处裏面, 完成后你就可以去上班了。”大姐一听到这裏,整个人傻了起来。过了几秒锺,大姐大声说道:“你这个变态,我才不会陪你玩这种游戏!”她“喀”的一声把电话 给挂掉了。

陈习凯着急得不知所措,想不到会弄巧成拙,正在焦急的时候,陈习凯发现到监视器裏的动作,大姐虽然生气的把电话挂了,但不知何时她已经把耳机给装上了,而且又拿起了跳蛋,两只眼睛直看着跳蛋,好像是在犹豫该不该放进去吧,此时的陈习凯,心中又燃起了些许希望的灯火。

过了大约十分锺,大姐看看手表(应该是在留意时间,因为今天公司要开早会,可能深怕时间来不急吧),突然大姐拉起了那包裹着她高翘丰臀的迷你裙,然后 一手把内裤掰开,慢慢的将跳跳蛋挤进阴道裏面,“嗯……”大姐呻吟了一声,可能是跳跳蛋进去的时候带给她些许的快感吧!(因为大姐已经装上了耳机,所以陈 习凯会听见她的声音。)

大姐把内裤覆盖回去后,拉下的短裙,匆忙的拿起公文包就走出房门往公司去了。哇,真是太爽了!想不到她嘴裏说变态,结果不也是戴了上去!陈习凯也要赶快出门了,再不出门就赶不上公司的早会了。

陈习凯匆忙的跑进了会议室(这下糟糕了,要不是遇上临检,陈习凯也不会耽搁了时间,等等可有一顿难堪了),一进会议室,所有同事的目光的投向了陈习凯,然而白闆前站着一个身穿白色连身超短迷你裙的美女,可是这时候的她可不美,而且很可怕(她就是陈习凯大姐)。

陈习凯连忙点头问早:“总经理早。”大姐冷眼看着陈习凯,然后厉声说道:“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然到你不知道今天要开早会吗?”陈习凯低着头连忙道不是,因为陈习凯知道大姐的个性,解释得再多都是没用的。

“公司所有的同仁都在等着你一个人开会,你倒很了不起啊!你这个主任我看你是不想当了吧?”说完大姐便转身向财务部的吴经理说道:“吴经理,纪录一下,陈主任这个月的全勤全部给她扣除下来。”(哇靠,不会吧?只不过迟到了七分多锺,就把陈习凯整个月的全勤给扣掉啊。)“陈主任,希望你能记取这次教训,以后再有会议的话,请你早些到达。”大姐用那快要杀死人的眼光对着陈习凯说着。

“是的,总经理。”陈习凯回答道。(屌啊,你在屌啊,我倒看你能够屌多久!

你越泼辣我就越喜欢,呵呵呵!)陈习凯小跑步的走向讲台前侧的座位去(这个位置能很清楚的看到大姐,因为陈习凯是会议记录,所以这个位置都是陈习凯在坐的, 也因为陈习凯是会议记录,所以大家都等着陈习凯才能开会),陈习凯坐下以后,大姐也开始了会议,述说着上个月的业绩检讨与这个月的业绩方针。

这时候陈习凯小心翼翼的把手伸进了口袋,然后开擧了耳机,擧动了跳跳蛋的遥控器,“啊……”大姐脚软了一下差点跌倒,嘴裏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因为耳机的关係,陈习凯能够很清楚的听到大姐的声音,当然也包括她的呼吸声。)

跳跳蛋开始在大姐的阴道裏面跳动着,我一个人无聊的只能浏览黄色网站,这个成就了我以后的快乐生活,我想我说了大家也不会相信,当时连我自己也不相信,我浏览之后让我无法自拔,裏面的太多经验可以让我学习,让我在无聊的工作中有许多的快乐,现在把它介绍给大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注意的话,还能够听到从阴道裏面传出来的“嗡嗡”声。大姐开始有点不自在了,但是她不愧是女强人,还是装着若无其事地讲述着会议内容。陈习凯当然不可能让她好过了,敢扣陈习凯全勤,看陈习凯怎麽整你!陈习凯把跳 跳蛋的强度再增强了一级,只见大姐强忍着跳蛋所带来的欢愉,继续地开着会议。

想不到大姐这麽能忍啊,好吧,就再增强一级!陈习凯把按钮一按,大姐的脚突然紧张的夹了起来,大姐东张西望的,应该是在找陈习凯吧,不过她不可能会知道玩弄她的竟然会是陈习凯。呵呵,紧张吧?你越紧张我就越兴奋。

大姐还是一样强忍着跳蛋的袭击,讲述着会议内容,陈习凯就这样以三级的强震让大姐开了大半个锺头的会。会议中大姐的双脚不断地夹紧,不断地交叉簔磨。

也许别人没有注意到吧,因为大姐是站在讲台的后面,以别人的角度只能看到大姐大姐的上半身,而陈习凯是坐在讲台的前侧,所以能够看得一清二楚,最离谱的 是大姐的淫液已经从大腿内侧流到小腿下来了。陈习凯看到大姐的脚在颤抖,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连述说会议内容都会有些许的颤抖,她的秘书曾多次要她下去休息

但是身为女强人的她怎麽可能会临阵退缩呢?又过了约十五分锺,大姐现在依然在述说着会议上的内容,不同的是,现在大姐是把身子整个靠在讲台上支撑着。她还真能忍,一样装着若无其事,但是下半身却骗不了人的,从大腿内侧流下的淫液已经在地闆上湿了一整滩。

陈习凯发觉大姐藉由述说会议的动作在讲台后面前后移动,两只脚一直不停地交错,陈习凯很专注地看着大姐的大腿处,发现大姐的大腿正抽搐得非常厉害,而且两脚停下来时还抖个不停,淫液也开始更大量地从大腿深处流了下来。

依陈习凯看大姐应该是快要高潮了,只是她都一直强忍着不让自己洩出来。如果她在讲台上面高潮的话,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画面?一想到这裏陈习凯就更加的兴奋。

陈习凯把手身进了口袋,再次的按下按钮,把跳蛋调整到四级的强度,突然大姐的说话停止了,而且两脚夹得紧紧的,下半身整个颤抖得非常厉害,大姐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照理说她应该要高潮了,怎麽还能忍住啊?

大姐大概强忍了一分锺之久,再次开始会议。陈习凯可真服了她了,不过以她高傲的个性,她怎麽可能会在这麽多人前面洩身呢?不过就算她忍功一流,也敌不过 陈习凯跳蛋的袭击,此时陈习凯脑海闪过了一个念头,陈习凯用耳机低沈的轻声说着:“想在大家面前高潮吗?”大姐突然整个人紧张了起来,小声的回了陈习凯:“不,不 要。”“真的不要吗?在那麽多人面前高潮的话会很兴奋的喔!”陈习凯再调整更强一下。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了,这裏人那麽多,不要好吗?”大姐轻声回答陈习凯后,又开始述着说会议内容,可能是深怕别人注意到吧!

“要我答应你可以,把你的内裤褪到膝盖上,我给你五秒锺考虑,五秒后你没褪下内裤,我就让你在大家面前高潮。”大姐虽然百般不愿,但也只有照办。

现在 会议刚好进行到各干部的报告与检讨,所以大姐她不用说话,只要站在讲台上面听取报告,大姐用右手慢慢地把内裤褪到膝盖上面,此时陈习凯看到大姐稀疏的阴毛下 一遍模糊。内裤不脱还好,一脱下来陈习凯看到跳蛋因为淫液直流的关係,从大姐的两片阴唇中间溜出了三分之一

大姐发觉到深怕跳蛋落下,本能反应地屁股一夹, 又把跳蛋吸了进去;但是不一会,跳蛋就又从那美丽的阴唇中吐出了些许,就这样,一直反複着,又吞又吐、又吞又吐的……阴道的淫液已经由流下来便成滴下来 了,陈习凯隐约能听到淫液滴下的声音“滴答滴答”地作响。

大姐一双大腿开始严重地发生痉挛,全身一直在颤抖着,“停……止……好吗?”大姐颤抖而小声的说着。

“要洩了是吗?那就让它洩啊!”话一说完,陈习凯马上把跳蛋的强度增加到五级,“啊……”大姐突然把头往后仰起,大叫一声就跌坐在地上。
评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yz0508.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yz0508.com